浙江飞呈律师事务所
浙江飞呈律师事务所

法律咨询

Legal advice

  • 浙江飞呈律师事务所

行政复议、不服政府决定

基本案情:
申请人:陈某
被申请人:某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


       申请人于1993年违反了计划生育超生一胎,在1994年已向被申请人缴纳了社会抚养费4000元,但是在2016年被申请人又做出了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。申请人不服向上级政府申请了行政复议。


申请人认为:此系重复征收的行为,该行政决定是不合法的。没有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证明责任应由被申请人来证明,而不是申请人去证明其已缴费。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缺乏合理性,如申请人未缴纳当年的计划外罚款,申请人的超生行为也已历经23年之多,另外旧的计划生育在2002年已经废止了,遂被申请人作出的征收费决定是错误的。申请人提出90年代初违法生育的事实,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应该是明知的,否则申请人无法办理户口登记手续。可是,申请人的落户手续已经办理,从侧面也可以看出申请人已经缴纳了社会抚养费。被申请人作出的征收决定书忽略了对申请人有利的证据,主观推定申请人未缴纳罚款,属于违法的具体行政行为。
被申请人认为:申请人提供的缴费票据上有涂改,认为该票据是无效的,不能证明陈某曾缴纳过社会抚养费,而申请人无其他证据证明其已缴纳社会抚养费。其次,社会抚养费的征收不是罚款,所以行政处罚法中关于时效的规定不适用于计划生育工作。所以,申请人在1993年违法超生,未缴纳社会抚养费,其在2016年让其缴纳社会抚养费是合理合法的。 


案件的争议焦点:
       首先,关于陈某是否缴纳了社会抚养费,费用收取是否合理;其次,关于法的溯及力,新旧法如何适用;最后,时效问题,卫计局在23年之后进行征收是否合理合法?


审理结果:
       复议机关认为,政府工作人员在办理抚养费收取时,票据管理不规范,存在票据内容任意修改的现象。缴费收据上的姓名涂改系工作人员的失误,与陈某无关。而且,申请人持有的将交款人“俞某”改为申请人的名字的收据中,交款人所在单位填写的村庄名称是申请人所在村子,申请人与俞某所在村子名称相差较大,不会产生混淆。遂卫计局借此认定申请人未缴纳超生子女社会抚养费的证据不足。另外,卫计局所做的征收决定依据的是1989年颁布的《浙江省计划生育条例》第三十七条和第三十八条,而三十七条系行政处罚条款,据此所做的属于适用法律依据错误。所以,撤销卫计局作出的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。

Copyright © 2017 浙江飞呈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号

技术支持:乐环科技